首席科学家漫谈
我们只做有良知的高原茶油
朋友们说我同茶油有故事,其实很简单。
2008年,刚刚开始读硕不久,父亲确诊患癌的消息,几乎把我的心瞬间击碎。目送满头黑发的父亲走进医院化疗室的瞬间,我暗下决心要把抗癌药作为自己今后的研究方向。
一个化疗疗程后,掉光了黑发的父亲仍如往常的豁达乐观。古稀年纪的奶奶每天礼佛颂经,祈求菩萨保佑她的长子平安吉祥早日康复。
坚强的父亲接受西医,也勇敢采纳中医。过去缺少运动习惯的父亲,牵着母亲的手,开始每天散步,风雨无阻。
在接下来全家和睦有笑、似乎癌细胞压根与亲人无关的日子里,奇迹真的出现了。定期复查显示,父亲康复得非常理想。大概半年左右,渐渐长出新发根。十个月时间,发根继续长成发干。两年左右,化疗掉光的黑发又在中年父亲的头上重新长回来了。
我的职业感觉让我确信,坚持口服茶油,并用茶枯洗头,在父亲的康复过程中功不可没。
父亲理想康复的好消息越来越多,我也如愿进入协和医科大学,成为中国抗癌药理学泰斗甄永苏院士的博士。
惊叹于中国茶油在父亲身上展现的奇迹,带着当年发表的博士科研成果,2014年来到向往已久的俄亥俄州立大学哥伦布主校区美国国家药物实验室做博士后研究。之后把父亲接到美国做体检,各项指标都很理想,尤其心脏指数(Cardiac Index),让做体检的美国教授都竖大拇指,祝贺父亲“像小伙子一样棒”。
几年间,做了许多实验,围绕茶油激发灵感的若干科研成果,在《科学》子刊等国际顶尖刊物发表,并且申请了12项美国专利。父亲爽朗的笑容,鼓励我应该在茶油药用的相关深化方面坚持做下去。
与达宇在俄亥俄州立大学哥伦布分校的邂逅,结下了我们的友谊。随后的多次倾心交流和更多朋友的加持,尤其是对世界主要植物油品比对分析的实验室数据,坚定了我们一起为中国茶油做点事情的团队梦想。
像登上高峰的侦察兵,我们已经瞭望到,茶油尤其有海拔的高原茶油将在呵护人类心脑血管健康领域,有它独特的功效。如果说地中海橄榄油抚育了西方餐饮文明,那中国茶油亦将合着大国复兴的节奏,厚蕴东方烹饪魅力,二者可以联袂丰富人类骄傲的味蕾。
尝过茅台难忘酱香,品过高原茶油方知天香。开题“高原茶油”,让饱含日月精华的东方厨露造福大众,视消费者为亲人,我们把良知倾注在每一滴油中。

2018年5月1日 于俄亥俄州立大学哥伦布校区